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84章 第八十四章
????第84章大结局上(二)——送你一个理想世界

????这几天,?向园跟家冕焦头烂额地联系其他银行贷款。

????各家银行给的托词都相当一致,?就算能贷出来的也都是小额,?千把万。还不够她填补一个工程款的。她挺心灰,?在停车场楼下抽烟的时候,碰见了杨平山。他似乎刚签完单出来,让司机冲她滴滴鸣了两声喇叭,车窗缓缓降下,冲她淡淡一笑:“向园?”

????向园转身便走。

????杨平山慢声叫住她,?真诚地给她一句建议:“小姑娘脾气别这么急躁,办法总是比困难多的,相信我,?顺便替我跟老爷子问好,这么多年承蒙他照顾,?如今走到这一步,也算是各安天命了,东和的问题,不是我,也不是他,?是这个社会,是这个国家,?或许你现在,?还不懂,?等你在商场打磨久了,你就会明白,?当一个企业做大做强的时候,他就不再是个人企业,赚钱多少已经不重要。总会有人想要力压你一头,枪打出头鸟,这句话你总听过吧?”

????杨平山说得委婉,向园实际明白,这段时间跟赖飞白对接东和的年报和所有资金对流情况,才知道有些东西真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。

????早年时候,东和风头正劲,鼎盛时期,一旦有贪/官落马,东和总是第一个盘查对象,时不时会有纪检部门过来检查;一旦发生天灾人祸,地震海啸塌方,司徒明天一准被叫去谈话,这次准备捐多少?给个数。捐多了人家说你做作,捐少了,嫌你小气。一双双眼睛都盯着。

????另外,外忧内患俱在,赖飞白给她一份清单,有些人手头紧,会挪动工程款,或者克扣工程款,如果老爷子不亲自盯着,底下人为了赚钱什么脏手段都用,偷工减料,豆腐渣工程,层出不穷。一层层剥皮下来,老爷子一个人坐镇到现在,实属不易。

????“各安天命?”向园笑了下,一身简单的黑色西装,在阳光下几乎白得发光,西装袖子微微拉到手肘上,露出一截纤细嫩白的手腕,身材修长且纤瘦,堪堪在那立着,单薄得如同秋叶,却拥有不容忽视的气场,声音清丽地说:“您以为这事儿就这么了了?杨总,未免太简单了吧?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????杨平山不以为意的一笑,小丫头没见过世面,大言不惭,缓缓升上车窗-

????向园再次见到徐燕时,是在工体的酒吧。自医院那一别,两人都各自忙,也没找机会正儿八经地坐在一起谈。她是怎么也不舍得提分手那两字。她想,总还有办法。

????那天她一进门,就看见他和一群人坐在一起。

????男人坐在吧台中央,一身黑,头发剔削更短,一股禁欲气质。在昏暗环境衬托下,显得格外干净利落,看上去尤为年轻英俊,在人堆中扎眼。她立马就被吸引了视线。

????几乎同时,他也朝门口这边淡淡瞥了一眼,随即不动声色收回。昏暗的淡白色光线在他身上交错,光影瞬息变幻,偶尔有白色的光点从他脸上滑过,冷硬的下巴颏线条紧绷,在这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,倍显性感。

????周围四五个男的围着,向园一个都没见过,应该都是他未来的同事。

????然而,要命的是,周煜晨跟他其中几个朋友似乎认识,率先走过去打了个招呼,一帮男人就着昏弱的光线,说说笑笑,勾肩搭背,气氛和谐,他也笑。周煜晨将目光落在徐燕时身上,笑着点头向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人问道:“不介绍下?”

????眼镜男说:“我以前大学同学,失联五年,最近联系上了,我之前跟你提过的,徐燕时,未来科院之光。”

????周煜晨这人善交际,管他是不是真的佩服,显露出一种崇拜之情跟人套套近乎准没错:“就喜欢你们这种学习好还长得帅的,”拍了拍徐燕时的肩,“下回有空聊。”旋即带向园到一旁坐下。

????徐燕时这才将目光再度落在她身上,仍是笑着,没有一点不高兴。

????两人就在隔壁桌,向园依稀还能听见他们在讨论什么推进器的型号,徐燕时靠在一旁不怎么搭腔,偶尔搭一句嘴,也是调侃性质的,酒倒是喝了不少。

????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
????他难得穿了件黑衬衫,领口敞了两颗扣,露出那截胸膛都是红的,显得脸更清白冷峻。

????有人劝他:“真行,喝多少了你,买醉来了?”

????他笑笑不答。

????向园拿起包,转身就走,“再聊。”

????压根不等周煜晨反应过来,也不等他招呼,就从门口出去了。

????许鸢等在门口,没想她这么快就出来了,“聊怎么样了?”

????向园掏出车钥匙递给她,“徐燕时在里面,喝了不少,麻烦你等下送他回去。”

????许鸢接过,忙问:“那你呢?”

????“我回医院看下爷爷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司徒明天最近情况好转,在向园的劝说下,答应做穿刺,不过老人家做穿刺也受罪,这段时间向园让他先调整一下身体状态等舒服了一点再做。向园帮他掖好被子,关了灯,就在微弱的月色,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会儿,老头越来越乏,眼睛渐渐闭上。向园又在床边静静坐了会儿,才离开。?

????车灯刚打亮,明晃晃的光线打入灌木丛林里。住院部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,不同酒吧那时的松散,黑衬衫扣得一丝不苟,连袖扣都扣上了,袖口处的钻石袖扣在黑夜里闪着熠熠星光,车灯落上去,一闪一闪地刺她的眼睛。男人神情松散,微眯着眼,透着前挡风玻璃淡淡地瞧她,那模样显然是喝了酒后的微醺状态,眉梢都勾人…… -

????车子四平八稳地行驶在平稳宽阔的公路上,夜空高悬,车厢寂静,气息逼仄。

????两人从上车到现在,一句话都没说,向园对他家的路不太熟,问了他两遍,他不搭理,阖着眼靠在副驾养神,她手机又没电,轻轻推他,想让他研究一下车载导航。他仍是一副老神在在、老僧入定一动不动铁了心将她无视了个彻底。

????向园放弃与他沟通,气不过这德行,索性凭着记忆,胡乱开。

????徐燕时全程一言不发,开错路了也不提醒,任由她七歪八拐地离他家越来越远……

????直到拐进一条荒芜人烟的小路,两旁树木高大几乎挡住了所有惨白的月光,黑漆漆地伸手不见五指。徐燕时忽然开口让她停车,随后他二话不说推门下车。向园以为他醉酒要吐,立马紧跟着下了车,谁知,这男人阔步迎面朝她走来,酒气笼罩着她,高大的身子挡着她的去路,将她掉了个个,反手推推搡搡把她塞进汽车后座……

????车门一关上,空间窄密,彼此的呼吸如擂鼓在耳边,心脏快速跳动,耳膜一涨一涨,蝉鸣声在车窗外渐弱。

????徐燕时欺身过来,直接咬住她的唇,一边密密亲她,一边调整姿势。

????向园跨坐到他身上,将他抵在车座上跟他接吻,两人谁也不说话,仿佛用接吻在宣泄,轻重慢咬,眼神直盯着彼此。

????徐燕时更甚,索性咬着她的下唇、只是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